弱冠有感

102920-106

倘若将人生的每十年看做一个阶段,那么每过一个阶段就应该问自己一个问题:我学到了什么?以十年这个刻度来回首一个阶段,究竟有哪些事还能值得再提起来?这样看来,人生天地之间,真若白驹过隙,沧海一粟。

古人云:“已冠而字之,成人之道也。”,何谓成人之道,子曰:“若臧武仲之知,公绰之不欲,卞庄子之勇,冉求之艺,文之以礼乐,亦可以为成人矣。”可见,在孔子心中,只有具备智、清、勇、艺、礼乐才可谓之成人。然而孔子又说:“今之成人者何必然?见利思义,见危授命,久要不忘平生之言,亦可以为成人矣。”换而言之,有独立的思维,有明确的目标,有充分的自我认识,这才是弱冠之年更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
我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,或者说是一个内向的人(至少在外人看来的确如此),《沉默的大多数》中,王小波说,“我选择沉默的主要原因之一:从话语中,你很少能学到人性,从沉默中却能。假如还想学得更多,那就要继续一声不吭。”的确,语言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,它能把一些模糊的想法固定下来,而沉默却可以让种种思绪任意驰骋、交流、碰撞出新的火花。往往来说,面对优秀的人,你更希望他说的多一点;而面对傻逼,明知说了也没用,这便使得我越来越习惯不开口说话。沉默的人往往被认为是内向的,倘若一定要将人的性格分为两种,那我认为外向和内向应该是平等的,然而现在的社会却更倾向于外向,以至于多数的父母都希望自己内向的孩子更加外向一点,换而言之,他们甚至认为内向是不好的,然而,每种性格都有其优点和局限性,外向的人善于交际,内向的人则善于思想,人们却往往忽视了这内在的思想。若从心理学角度思考,其实性格是人的一种内在思维方式,它更多的是涉及到社会评价的部分,而这种内在的思维方式恰巧是具有流动性的。正是由于社会、亲人的这种标签化行为,使得多数内向的人开始怀疑自己并朝着自己所不喜欢的方向发展。有人说,成长就是磨掉自己的棱角,变得更圆滑。我也渐渐学会了在不同的人面前表现不同的样子,久而久之,我开始怀疑,甚至迷茫,究竟哪种样子才是真实的自己。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,成长真的是渐渐变成自己所不喜欢的那个样子吗?当我听到高三语文老师去世的消息时,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,他是一个幽默、年轻且有思想的人,他的每堂课都是那么的生动有趣,我还记得他曾经说过:“这个社会是复杂的,而面对这个复杂的社会,你们有两种方法,第一种就是把自己变得更复杂以面对社会的复杂,第二种就是保持自己的单纯钻研于所喜欢的领域以面对社会的复杂,就像学术人员那样,我希望你们都是后者。”我也希望我是后者,谢谢老师!

内向的人善于思想,也疲于交际。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,对我好的人,我会默默的记在心里,抑或很想一个人,但我却不会主动联系他。正因如此,许多曾经的好朋友关系都会慢慢变淡,每想到这,我心里是难过的,有人说,那些都不是你真正的好朋友;还有人说,感情是需要经营的。如果用心理学上的吸引来类比感情的话,又会有不一样解释,决定吸引有三个关键的因素,分别是:接近性、相似性和熟悉度。空间接近、三观相似、互相熟悉的两个人更容易被对方所吸引,而吸引则往往是感情的初始阶段。从这个角度看那些关系慢慢变淡的好朋友,或许会不再困惑,正是距离变远、相似差异、熟悉减少导致了吸引的减弱。然而接近性和熟悉度都可以通过现代通讯工具来或多或少的弥补,唯有相似性不可挽救。我越来越相信一个道理:你是什么样的人,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。所以,如果想要遇见优秀的人,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变得足够优秀,相似性就体现在这里。正所谓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我追求自由与平等,然而卢梭却告诉我:人生而自由,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。我越来越不幸的发现,人是被分为三六九等的,然而当你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和自己不等的圈子中时,你往往会高估自己的能力并且轻视他人的能力,这恰恰是自大的前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理舒适区,大多数人都愿意呆在自己的舒适区里,因为这是他们的最优解。理解了这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人喜欢打游戏,而有的人却喜欢看书,人与人之间有这么多的不同。在一个圈子中,我渴望遇见优秀的人,和优秀的人在一起会学到许多东西,获得更多的信息,如何避免自己被周围的事物所同化,这同样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同化最可怕之处就在于它会让你渐渐忘掉最初的样子,时刻保持自己的独立思维并认清自己所处的位置,这是避免被同化的关键之处。我总是会被教育要学会和别人相处,我也总会反思自己和别人的相处方式是否有何不妥,我尽力的表现我的教养,然而,对于有些人,根本就不需要学会和他们相处,因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和这些人再打交道。以前,我会认为那些我所厌恶的人没有教养,渐渐的,我发现,教养是相对于自身而言的,用自己的教养来要求别人,这本身就是一件极没有教养的行为,所以,做好自己就够了。

沉默内向往往会使人孤独,孤独是一种有趣的现象,我很享受孤独,大多数时候,我都喜欢一个人呆着,如果再配合着安静,简直美妙至极。孤独往往会使思想沉淀,使人深刻、无畏,李健说过:“孤独使人幻想,幻想使人创作。”我沉迷于这种幻想,更加沉迷于幻想所带来的创作,只可惜我不是一个艺术家,然而并非只有艺术家需要创作,创作的思想是无边界的。在《1988》中,陆子野回忆丁丁哥哥时说:你懂得越多,你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。走的越远,越明白这世界本是孤儿院。的确,随着见识的增多,交际圈会渐渐变小,不是因为你的眼光高了,而是因为相似性少了。就像音乐,音乐是很私人的爱好,如果你在某一方面相对于常人有更深的认识或更偏的爱好,最好不要主动与人分享。这种看似的孤独,实际上是对认知的进一步增强,对思想的高度凝华。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然而完全抛弃现实的理想主义都是耍流氓;我自认为是思想者,但是缺乏学习的思想终将成为民粹。

我很欣赏采铜老师的求知四律,他说:“对不了解的事物保持沉默,对深邃的事物保持渴求,对粗劣的事物保持厌恶,对恒久的事物保持迷恋。”正如我在论道的签名一样:“观察者,思考者,学习者”,这是我所渴望的状态:从观察中思考,从思考中学习。学而不思仅仅会罔,而思而不学则会殆!我乐于思考人的心理,所以我去学习心理学;我苦苦思索活着的意义,所以我去学习哲学,我也想达到求知若饥,虚心若愚的状态,我迷恋于计算几何、增强现实、数据挖掘、机器学习、人工智能这些神秘而又充满诱惑的学科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学习它们,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从内心深处对知识深切的渴望。我乐于拓宽学习的广度,但更钻研于学习的深度,思想亦如是。好大学和烂大学之间最主要的差别不在于教学资源,特别是现今MOOC盛行,个人完全可以按照MIT或者CMU对待学生的准则来要求自己,网络资源随处可见,有些人说,它们之间的差别在于学生搜索资源、信息的能力,但这并不是问题,完全可以通过循循善诱来慢慢培养,个人认为,最主要的差别在于学生对知识的渴望,这是前十几年所受教育、环境所影响的,恰巧又是不易改变的。我很庆幸我能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,那些主张知识无用论的人,只是没有学会知识技能化而已,又或许,知识已经融入进了人的灵魂,只是没有发现而已。

Steve Jobs在Stanford演讲时说过这么一段话,“我在每天早晨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:‘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,那些原本今天要做的事我还想去做吗?’当答案连续很多次被给予‘不是’的时候,我知道自己需要做些改变了。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: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?终究要死去,终究要归于尘土,为什么有的人为了所谓的生活还要把自己变得面目全非呢?我不知道答案,有时我也会用Steve的方式来思考自己,假如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,我最想做什么?答案是,帮助别人,获得认同。Steve去世时,有无数的人为他送行,你也许可以说他不是一个优秀的程序员,或者说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甚至说他是一个独裁者,但是他对未来的洞察、对细节的苛求、对完美的执着、对改变世界的不断践行无疑不影响着许多人,他应该是无悔的。我想,我已经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了,弱冠之年的我认为,就是帮助更多的人,又或许我错了,其实最应该关注的是家庭。

夜深了,思绪万千,浅闻拙见,不知所云,伴随着成长,或许而立之年的我又会对这种种有不同的看法,我期待着那新的观点,改变总是好的,一成不变才是最可怕的。

105900-106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