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风·周南·汉广

南有乔木,不可休思;汉有游女,不可求思。
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;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楚;之子于归,言秣其马。
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;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蒌;之子于归,言秣其驹。
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;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 

 

我听说那南方有一种乔木,树干高大却无法遮荫,不可乘凉;我看到那汉水边有一位游女,翩若惊鸿又宛若游龙,却不可求之。这宽广无情的汉水啊,使我不得游去追求我心爱的女子;我便砍下那些乔木,想做一排木筏,摆渡过江,却被挡在了这川流不息的江水前。

难道我和我心爱的女子之间就注定没有缘?难道随着光阴的荏苒我的爱终会被削减?难道我们之间就会永远隔着一望无际的汉水?不,我有一种预感,我相信有情之人终成眷属,快看那杂草丛长得有多高,快快砍下那些荆条,等到她要嫁我时,喂饱我的马儿去迎接她。我不管汉水有多宽,我不管江水有多长,我相信我的等待不会迷茫。

丛生的柴草生又生,长得茂密又纵横,砍下那些蒌蒿做柴薪,等到她要嫁我时,喂饱我的小马载着她回家;汉水依旧这么宽,江水依旧这么长,不管我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远,我对她的爱依旧深深地放在我的心房。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